蜜桃视频:ttm93.com

巨乳淫奴女教师第08章转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我耳边传来了钥匙插进门锁的声音,我不敢怠慢,赶紧将头磕在地面上,肥美的臀肉高高翘起,两手放在地面,这样的姿势,让我的一对巨乳也贴在冰凉的地面上,乳头已经硬得像两个小铁块了......
门「叽呀」一声打开了,我不敢擡头,嘴里说到:「母狗恭迎主人回来,请主人让母狗好好伺候您,并请主人好好调教您的贱母狗吧。」
「这母狗真的很有天赋,哈哈......」是张正主人的声音,跟着就是李飞淡淡地说:「早就说过了,我从来不回看走眼的,这母狗就是一天生给咱玩儿的货色。」
三人说着走进屋子,把门带上,我连忙爬过去,轻声说:「三位主人请上坐,让母狗为您拖鞋更衣。」
张正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李飞却说:「你先玩儿吧,我有点事出去,去补习。」
「不是吧,放着这母狗不操,去补什么习」高原道。
「嘿嘿,我可是好学生呢。」李飞话音刚落,就开门出去了。
我跪着爬到张正和高原跟前,张正恰到好处地翘起一只脚,我立刻会意,跪着调整了身体的高度,让嘴和他的脚丫平行,然后双手背到后面,探头用嘴为张正脱鞋袜。与此同时,高原已经把我双乳上夹着的内裤拿下来,随手扔在一边,拔去了我屁眼里插着的管子,只是用插在我阴道内的电动阳具慢慢抽插着。
「小贱货,真懂事。」张正享受着我的服务,不禁赞叹道。
高原也说道:「我看她早就这么想了吧,以前每天都用高倍望远镜看着这婊子在房间里发骚,妈的看得老子一晚能射两次!」
用嘴脱鞋袜并不麻烦,我似乎天生就对这种下贱的事情在行,很快,就将张正的一双鞋袜脱下,淡淡的臭味钻进我的鼻孔里,奇怪的是,这样的咸鱼臭味,居然让我有种莫名的快感。
我自觉地伸出舌头,开始舔弄张正的脚丫。我身后的高原已经忍不住了,「啪」地一声,高原在我屁股上重重打了一巴掌,道:「操,母狗,这贱样真他妈让老子受不了,站起来舔,给老子翘起屁股,老子泄个火儿!」
「嗯哼」我轻哼一声,很配合地站直身子。
张正命令道:「母狗,弯腰,两手抱着膝盖,翘起你那肥屁股让高原幹,嘴里也別閑着,接着舔老子脚趾。」
「是,主人......」我听话地弯腰,两手抱着腿弯,将张正的脚趾含在嘴里吸吮,一边说,「请......高原主人,盡情地享用母狗吧......」
高原嘿嘿笑道:「告诉我,你哪里想被操前面,还是后面」
高原的手指在我的小穴口和屁眼上来回游动,其实,我下身早已湿漉漉一片,被高原用手指触摸,一阵电流一样的感觉让我下身酥酥麻麻的。我不敢怠慢了张正,嘴里大力吮吸着脚趾,说:「嗯......高原主人,想用哪里,就......就用哪里,母狗......母狗沒有选择权......只要高原主人......开心,就......就好......嗯哼......」
「哈哈哈......」高原很满意我的表现,手上却勐地将电动阳具狠狠塞进我的淫穴里,而他粗大火热的龟头已经抵在我的屁股眼上。
高原低吼一声,粗壮的鸡巴破门而入,我清晰地感觉到屁眼被撑开,火热的满足感从屁眼涌入,几乎让我站不稳脚。张正也恰到好处地用脚趾玩弄着我的嘴,香舌被他脚趾夹住,揉弄着。这种快感让我双脚也微微打颤。
高原可不是怜香惜玉的男人,他似乎知道怎么对待女人能将女人送上高潮,却又停不住高潮。高原的肉棒很有节奏地在我屁眼里进进出出,两只手则用力抓住我的臀肉,每一次抽送都能深深地进入我的身体,而他抽出的时候,我感觉就像被掏空了一样,不自觉地摆动屁股,迎合着他,让他的鸡巴更加深入。
这样的姿势,让我感觉自己仿佛是个充气娃娃一样,完全被高原的大鸡巴掌控着,淫穴流出的汁水,已经让我夹不住电动阳具了,只能任由它一点一点地从阴道里滑出来。
「啪」,是电动阳具从我的小穴里掉在地上的声音,那假阳具还在疯狂扭动着,就像是嘲笑我的淫荡一样。
张正已经把脚趾从我嘴里抽出去,他一把抓着我的头髮,将我扯起来,淫笑着说:「这贱货,水都流成河了,嘿嘿!高原,把她抱起来,我们来二龙戏母狗。」
「嘿嘿,好的!」高原边说,边抱着我的大腿,将我整个人举了起来。我体重一直很轻,在高原手里就像棉花似的。
「贱货,双手抱头,把你的奶子挺起来!」高原命令道。
「哦......是......主人......嗯......」我呻吟着,这样的姿势让高原的鸡巴顶在我的直肠壁上,摩擦的快感更加强烈。我听话地双手抱头,挺起一对巨乳,迎合着。
张正毫不客气,两手抓住我的乳房,腰部用力,只听得「嗞」地一声,张正的鸡巴挺进了我的小穴。我甚至能感觉到两根粗壮的鸡巴挤着我小穴和屁眼间的肉隔膜在抽送。高原的手移到我的屁股上,揉捏着我的臀肉,而张正则招唿我那一对巨乳。我能看见它们就像面团一样,在张正手里不断变换着形状。
「啊......好......好热......张正主人,你......捏的太......太用力了......哦......奶子......要......要爆了一样......唔......嗯哼......母狗......要......泄......泄了......」我感觉到下身好像触电了一样,一阵阵快感直沖脑门,淫荡地大声叫着。
「贱货,」张正一边抽送,一边嘴里骂骂咧咧,胯下的鸡巴也越来越用力,一下一下像是要顶进我子宫里一样。张正在操我的时候,总喜欢用下流的语言辱駡我,而且有明显的暴力倾向,我的乳房在他手里捏得发痛。
张正把我的一对巨乳并在一起,两手捏着乳头,让它们贴到一块往上提起来,说道:「贱人,低头叼住你的乳头,如果在我们操完前你松口或者让你的乳头掉出来,你知道什么后果!」
「啊......唔......」我不敢怠慢,赶紧低头,任由张正将我的一对乳头送进我嘴里,我含着它们,用牙齿轻轻咬住。我的乳房是标准的木瓜型,柔软而且巨大,乳头在收到性刺激勃起的时候,几乎有一釐米长,所以做到这一点并不难。这个样子挨操,我连叫的权利也沒有了,只能发出「呜呜,嗯哼」地呻吟。
这种楚楚可怜而又淫荡的样子,让张正和高原极有快感,一时间,耳中只听到两只大鸡巴在我体内姦淫我的声音,肉体碰撞在一起的「啪啪」声,张正嘴里不时发出的辱駡声,以及我的呻吟声,这声音混杂在一起,就像一曲淫荡的交响乐一样,在房间里回荡。
不但是我,连张正和高原两位主人也沈浸在这种刺激的淫乱性爱的快感中。磙烫的大鸡巴连续将我送上高潮,高原支撑不住,就换作张正躺在地上,我趴在张正身上将他的大鸡巴套入淫穴,而高原继续从后面操弄我的屁眼。我们三人就像三条肉虫,张正黝黑的皮肤,高原浓密的体毛,中间夹着白嫩娇小的我......就这么不断变换姿势地姦淫着。
足足幹了两个多小时,他们才轮流将精液射在我嘴里,我自然是乖巧地吞下两位主人宝贵的精液。我至少高潮了四、五次,全身脱力地躺在地板上......淫汁和汗水交织着从我身上、下体、屁眼里流出来......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