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视频:ttm93.com

潜入民宅


张小姐,一位住在我家隔壁的上班族小妞,长的算是清秀,也是我一直想幹的对象。终于在这一天我圆梦了。为了幹她我费了不少苦心呢!
他是一个人住,也因此方便我潜入。这一天我又从阳台爬过去,阳台距离不远,以我的能耐立定跳就过去了。一进去,果然还沒下班,我就先前往他的卧室躲到他床底下准备等他回来。大约5点多,我听到门开的声音,随着门开的声音我也开始兴奋起来,观察这么久果然沒有错。看着离床越来越近的双腿,小弟弟也开始准备了。据我观察张小妞回到家一定会先喝一杯600CC的水,而我也早就在他的饮水机里下了安眠药跟春药,因为不知道要加多少,所以小弟我所幸家了足够的量,春药就要少了一点,张小妞一般在喝完水后会看一下电视才去洗澡,我就在床底等着她睡着。沒有十分钟的时间,房间里沒有动静了,我慢慢从床底爬出,走到张小妞面前。
嘿嘿。。。这么正点的小妞,我捏着他的那对并不是很巨大的奶子,使劲的让它变成各种形状,另一只手也不嫌着,撩起他的窄裙,抚摸她那双贝丝袜包裹着的双腿,掏出自己已经雄赳赳气昂昂的小弟开始磨蹭。
「恩。。。恩。。。。。毋~~噢~~」从她嘴里不断的发出阵阵无意识的呻吟,听着可是心痒难耐,我赶忙将她抱起放到床上,让她背部贴在我的胸口,将她的衣衫全部褪盡,只留下丝袜,毕竟要帮攘穿丝袜是很麻烦的,而我自己已经是光着身子小弟弟被她的大屁股紧紧压铸,那感觉可真是爽到不行。一手捏着她的奶子一手伸进她的丝袜,隔着小裤裤揉着他肥嫩的阴唇,沒多久她就湿得一蹋煳涂。
阿~~哦~~哦~~~~嗯嗯嗯嗯~~~~~吾~~~~娇喘连连身体不断扭动,但就是醒不过来,我想他在梦中一定很难受,过了一会,我让她躺下而我则爬到她的身上佣金枪摩擦她的私处,虽使隔着丝袜内裤,但感觉真的很棒。她虽然会扭动但那并不足以满足我,我将他以观音座莲的姿势抱坐起来,让她面对着我,我开始狂吻她,将他的丝袜内裤退至大腿处,蓄势待发的金鎗一股作气突进,「噗」,天啊!竟然还是处女,天公作美。
咿~~~嗯嗯嗯嗯嗯嗯。。。。。。。一连串的娇喘让我更是勇勐精进,咿呀呀咿呀阿呀咿阿呀咿呀阿呀,沒想到这小妞在睡梦中还能发出这么令人热血沸腾的喘息声,让我顿时精门把持不住,一股股的送进她的体内。唿!终于。。。。。。将一切回復原状后,包括饮水机里的水也换过新的后,架设了一台迷你型摄影机后我悄悄熘回自己的房间,准备欣赏家人醒来的表情。
夜晚九点,我盯着萤幕。「吾~~讨厌,我这是怎么了?怎会做这样的梦,不过好真实。」张小妞醒来的第一句话令我窃笑不已,我心想「如果你发现这一切都是真的不知道你作何感想?」
「耶?床单怎么这样湿?还有味道!。。。。。。这这这。。。难道我做梦高潮?讨厌,好淫荡喔!」
「啊!痛痛痛痛,血!」
我心想你终于发现了,我可要好好欣赏你的表情呢!
「这里好痛,难道有人强暴我?不可能啊!房间明明沒人!,不过为什么摸这里会这么舒服?」
跟我想的不同?这小妞沒有慌张害怕的表情,反而开始自己自慰起来,还将手指放进去。我隐约听到她说「对阿,梦中就是这样被幹的阿,为什么感觉差这么多?还是说手指跟肉棒不一样?不过这有差吗?都是常常的阿!」沒多久我就看她从一根变到两根指头嘴里还说着「不一样,感觉不一样了,讨厌,什么东西啦,什么东西的感觉会一样啦?」
隔天!看着看着不知何时又睡着了,只知道最后张小妞好像因为一直找不到那被我幹的感觉生气发飚狂垂枕头,后面就不知道了。我亦如往常的去上课等待下课,其中顺便吃个午餐。好不容易等到下课钟,我飚着机车回家(无照驾驶)东西放完后,衣服一脱就又埋伏到小妞的床底,跟昨天一样的计策--下药,不过今天沒放春药。果然沒多久,只见张小妞匆匆忙忙跑进房哩,喝完水后就躺到床上,做着我也不知道的事(老实说我很怕她沒喝水)。沒让我等多久,我就听到一阵有规律的唿吸声,我知道他睡了,我从床底爬到床上看着她,开始抚摸她的身体,一出来当真下我一跳,我沒想到她这么饥渴,衣服已经脱了,全身只剩丝袜跟高跟鞋穿在身上,丝袜里沒有内裤,那被丝袜遮住的朦胧下体让我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下去。
「味道真淫荡,看我今天怎么整妳」
我边舔边捏她的奶头跟插她屎洞,她规律的唿吸开始混乱起来,身体也开始扭动,像是在向我索求更多一样。于是我将肉棒隔着丝袜开始磨蹭她的小穴。
「才多久就这么湿了,小妞阿妳可真淫荡。」我抓着她的丝袜腿开始吃起来,从脚趾开始往上吃到头髮一处不漏,由其在关节根重要部位我特別吃的久。
「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再多一点」听到这里我吓一跳以为她醒了,沒想到仔细一看,「小妞竟敢说梦话下我,这下不整死你我跟妳姓」我家重力道吸得她的奶头红通通的,手也伸进丝袜里插着她的小穴,这次她的反应不这么明显,我心想「难道昨晚已经用手指一整晚所以现在不喜欢了?」看一看时间6点多了,该开始正戏了,退下丝袜的同时老二瞬间就冲进去,疑阵狂捣,像捣年糕一样。
「噗噗噗噗。。。。。。」耻肉相碰撞发出的声音,美人发出的娇喘声,床架因为不堪冲击的运动伤害声,让我心里生起一股莫名的兴奋,更加用力的幹着身下的美人。
「嘶~嗯~~嗯~~~咿咿咿咿咿咿啊~~~哦~~好棒就是这样」美人又再次说梦话了
插了不知几百下后我俺觉自己快把持不住时我心想,「不知道这次他会不会怀孕?」不过想归想我依然射了进去,给她来个中出。然后将一切恢復原状后我沒回去,而是再次躲回床底等待美人醒来。
「好棒喔!今天又梦到被幹了,讨厌~我真的是荡妇吗?怎么最近老是这样,不管了反正很舒服的,说不定是神明看我工作认真给予我的奖励」听到这趣我差点笑出声来,不过身体扔然颤抖不已,这傻女人。
啊啊啊啊啊~~~~~~~~~~好棒喔,我的神明啊,你快来幹我啊,你的僕人需要你的肉棒啊!大人~大哥~我的好哥哥~快来嘛~~妞儿的小穴好养呢!。。。。。。。。。。。。。。
我在床下听着她一句句淫荡的秽言真的很想马上提枪上阵幹死她,这女人平时挺正经的,沒想私底下着么淫荡。不知过了多久,她睡着了,我缓缓爬出床底看着她。
「嘿嘿!你的好哥哥我就送你一份礼物,等哥一下,哥马上回来」
我爬回床内,好险若非今天父母出差不然我还沒机会听到她的内心自白。我拿了一个先前就准备用在妞儿身上的跳蛋将跳蛋放到妞儿枕边后才回房睡觉,准备明天礼拜六的大战。
我一醒来就听到从电脑发出的阵阵声响,「哦~~~我的好哥哥,你真棒给我这么好的礼物,好哥哥,我好舒服啊~」果然是个荡妇我心想。中午,我出门买午餐,沒想到竟然看到小妞出来,我想大概消耗太多能量,想出来补充一下继续自己对自己大战吧!
「张姊姊你好啊」
「傅弟弟!你也出来买午餐吗?」
「对啊,不然姊姊我们一起去吃如何」
「好啊,弟弟要吃什么?」
「看姊姊啰」
「姊姊,下一站就到啰!」我在暗示她,想高潮要快喔!
「嗯,就快到了」沒想到她也在暗示我她快高潮了。
车门开的瞬间,我感觉下体一阵湿热,我知道妞儿高潮了,只见她满脸红霞双腿发软,表情说不出的诱人。我扶着她到附近坐下来。
「姐姐,晕车好点沒有?」
「嗯!好很多呢!谢谢弟弟」她先是愣一下但反应很快并且马上就接过话。
我们逛了一整个下午,一直到傍晚6点多才回到家,我看着她买各式各样的内衣内裤丝袜高跟鞋跟一些极具诱惑的衣服,只是她不知道我在看,我都假装到別处逛,而我也买了一些情趣内裤(我自己穿的),想着改天幹她时穿。我们各提个的东西,我只帮他提了一些生活用品跟鞋子之类的,内衣裤丝袜都她自己拿,她可能不好意思给我拿吧。
电梯里
「弟弟,姊姊有话想问你」
「姊姊你问吧」我想她大概也发觉了
「那姐姐就问啰!弟弟,那个啊~~就是啊~~那个晚餐你要吃什么?」
搞了半天这妞儿问不出口「我说姊姊啊,你应该不是要问这个吧?妳应该是要问。。。。。。。」
「诶!诶!诶!弟弟你知道姊姊要问什么?」
「我当然知道,不过姐姐想听吗?」
「你说说看」她低着头满脸红潮的说
这时电梯门开了,我们走到她家门口
「姊姊是要问~~~问~~~」我拖着话就是不说完
「弟弟妳就別逗姐姐了,快点说啦」她东西往地上一丢两手往我腰间一绕,几乎整个人要贴到我身上。
我也抱着她说「姐姐是想知道每天晚上5点到6点这段时间让妳很是舒服的人是谁吗?」我将头埋到她脖子与肩膀交接的地方,用只有我们两人听得到的音量说。
她惊讶的看着我,说不出话来,脸蛋红得快要滴出血来。过一会,她将头埋入我的胸膛
「妳是我的好哥哥吗?」
「妳说呢?妞儿!」说完我只感觉到我胸膛传来被粉拳搥击的感觉
「还不抱我进去?」她娇嗔的看着我
后来妞而变成了我的女友,这是出乎我意料外的结果。不过她真的很美而且她有很强大的性慾,我们常常一玩就是一整夜,穿着她买来的各式各样情趣衣物,其中她最喜欢穿着丝袜给我幹,她说她有丝袜癖,后来我证实了她沒穿丝袜比较不容易达到高潮。她有时也会要我带她出去打野炮,最近一次是在家附近的公园里幹的,人到沒有看到,但狗却有一对。
一对璧人明月当空行房事
两条黑狗黑夜为幕打野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