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视频:ttm92.com

曾经的性经历china123b


因为是真人真事,所以有些关键的名称不能说请众狼理解。本来外型俊朗,身材硬气,走起路来是挺拔的。几乎每个第一次看到我的人都会以为我是当兵的出身,其实不然哦!七八年前吧,我应聘到了一个新成立的新办公大楼的单位做内保,哥们还是很能打的,呵呵。内保不同其它的保安,我们得陪上夜班的人员一起。还有领导安排的工作和突发的事件支援。说实在的,在我们这也没什么大事发生,最平常的也就是白天被拉出去搞充数,晚上当陪床。日子过得很清闲。我们就三个人,每人上十天晚班没个月,我们是没犏的,又不是保安式的,一早也听说过度期一过我们三是要被裁减掉的,所以嘛。。。。。。哈哈,我们也就得过且过了。一开始是没有什么的,随着时间的长久,问题也就来了
出的问题:就是前面说的“陪床”。真实是单位值夜班的都是女的,她们说感到不安全,叫领导安排我们三陪她们上班,她们睡一间,我们的房间是在二楼的,不过离的不远,我们出们一下楼梯就到她们的房间门口。外围的保安晚上是不能进到大楼里的,因为有些要保密的东东。哈哈。。。。真是晕死,把这重担给我们三‘临时工’。
每晚来当班后就是把那几间办公室门窗都检查一遍然后关好,等当晚值班员一到就关上大堂门,就我们两个孤男寡女待在一起过一晚。现在看起来是不是很不可思意可那时谁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有几次来贼,值班保安都人家敲脑袋了,是我和另一个内保从二楼跳下冲出去打跑了贼。所以,她们更觉得和我们一起值班是很有安全感的。随着大家慢慢的混熟了,漫漫长夜,她们经常叫我们到她们房间聊天。《她们是不能离开房间的》。我不知道他们两个是怎么样的,反正我本身来说,那时,按规定要当班的八个女的都有叫我下去陪聊的。其实那有这么多好聊的,有时候没聊两句,话就引到那么些荤事上,她们八个里就有六个是结了婚还都生有孩子的。说这类话题,看起来她们也是每什么忌讳的。也该哥们当时有点傻了巴机的。竟然听不出她们的花花肠子,害得好事迟误了大半年。

说来也真是的,要不是我偶然在网上看到一篇《什么女人容易出轨》的文稿,我还没真的醒目过来的。至从那次后,我就开始留意观察,看看那个能对上号可以吃免费大餐,毕竟是一个单位的,出了癖漏可是大大的不妙的。第一个,三十出头,外型妆扮得很洋气,很有女人味的那种。那晚已是冬天,夜里都要生起火盘来,虽有冷暖空调。但是我们这还是爱烤火取暖,因为顺便还能烤肉啊,优鱼什么吃吃。我们边烤肉边聊天,她也就问我是不是当兵的,有没有女朋友啥的。
聊着聊着她忽然说拉句:“脚好冷”,完了就把脚从棉拖鞋里抽出来搭到了我脚背上,我脚上穿的还是夏天的丝袜,所以很清晰地感觉到她肉肉的脚底板散发出的女人的气息。慢慢地她来回的磨蹭着。我不说话,低头玩着手机。她也不说话,煞有介事地看着一本杂志。空气好像在瞬间凝固了,我能很清楚地听到她的心跳声和唿吸地气息,我想她也能听动我的。正不知道怎么去打破这令人滞息地平静。她身后的文件柜角落一个黑影一闪而过,脑筋一转就来一句:“有老鼠!”她吓得“啊”一声尖叫着站了起来,因为她还是站在我的脚背上她身体的重量一压,我感到脚疼痛一想要缩脚,她随之被我带了过来,一下子整个身体向我倒了过来,我下意识地双手托住了她的腰间,她也顺手搂住了我的脖子。她笑眯眯地说:“你好坏啊,那有老鼠吓我!”,“是真的,我都看到了,没吓你”
“真的那要叫后勤的去买药才得了。”
“哦,死的好臭的”
“那也没办法啊,到时叫他们挨个去找出来就行了”
“哈哈。。。那还不气死他们啊!”
“好了,快松开手吧!”说着她用力撑了一下身体。
“不嘛,我就不松手”我干脆变为双手紧紧搂住了她的腰,我的心跳一下子加速到极点‘砰砰’的声音好像响彻了整间房子。
“不松手那你想要干嘛呀”她笑嘻嘻地把我的头都搂进她的怀抱里。
轰。。。。。。不知道是一股什么样子的力量,我一把抱起她三两步就窜到了床上,把她压在身下就是一顿狂吻,一抡乱摸,搞得她咯吱得笑个不停。伸手急忙去解她的裤子,慌乱中竟脱不下来,急得我是满头大汗。“好啦,好啦。看你弄得,我自己来,你也自个脱”她笑道,伸嘴过来亲了我一下。“好的,脱”我应道,一熘手便把自个脱了精光坐在床上看着她。只见她不紧不慢地一件件脱光了身上的衣服,一丝不挂地站在我的面前。她个头也就一米六左右,人不算很好看,但是嘴唇很性感,身材倒是很好,凹凸有质,皮肤很白,没有肚腩,双乳很挺也很合手,一手刚好一把抓,黑黑地乳晕有长又点变形的奶头分明着她已经是个母亲。她阴毛很多也很长整片的盖过了整个金三角。我看得是整个人发热,一把把她拉倒,
狠狠抓住双乳嘶咬了起来,“你弄疼我了,看你,像个小狗”,“呵呵,姐,我好久没吃过肉了,你别见怪”,“你呀!慢点,轻点,姐今晚全是你的”弄着弄着,我坐到她肚皮上继续摸奶,小弟弟搁在她肚皮上磨擦着慢慢的伸长变硬起来。玩着玩着,我又往上坐了一下,用她的奶子来夹着磨擦我的阴茎,只磨了十几下,蹭蹭蹭它就雄揪揪气昂昂了。随着有十九厘米长的阴茎全挺拔了,在两乳间磨擦时龟头老是能顶到她的下巴。渐渐地心里起了坏水,有意识的把龟头往她嘴唇上磨,她嗯哼了几下不停地左右摇摆头部想避开,我是那能让这个机会熘走啊,她越是想避我越是用力往她嘴里塞,她拼命紧闭着牙齿不让我进,我就使劲拿龟头来会地磨擦她的牙齿,就象是刷牙一般,弄得她很是难受,想推开我又被我死死卡压住上身动弹不得。两人僵持了一会。我说:“姐,张开嘴,我要进去”,
她嗯哼着不理睬撅着嘴,过了一会,微微一露牙缝,我看准机会下子就塞进她嘴里,她急忙用手托住我的腰不让我插得深,我是赶紧抓住她的手伸压到两边去,死死的把阴茎顶进她喉咙去。深喉真是爽啊!暖暖地,柔软地,被刺激的喉咙又反过来不停地刺激着龟头,麻麻地,让人感觉到忍不住就要射精了,那种感觉真好。到了这地步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把她的嘴巴当阴道,狂插了起来,而且越来越深喉,她身体被压住,又被我深喉,反抗不行声音又发不出,只是能听到她喉咙里发出得一种“嗯。。哦。。嗯。。哦”。十五分钟后我狠狠地射精在她的喉咙里,她刚想吐出来被我勐地一顶,一个反呛全给我吞了下。她撒娇般打了几下我的屁股,嘴里喃骂道“你个坏小子,害得人家都吞下去了,坏死了你。”“人家老公的还没吞过呢!”,“呵呵,姐,我的好吃点,你老公的太老了,
呛人的,没营养”我思笑道,“去你的,还营养一股青涩味,想呕吐呢”。“哈哈,好了,姐,来抱抱”我伸手一把搂抱住了她,紧紧地。就这样休憩了一下,她开始用手慢慢地撸着我的阴茎,一直到全硬梆梆了,她一下子就翻身压了上去,她那早已湿润透的阴道,大龟头一顶“噗呲”一下就进到底了。其实做爱的过程很简单,从头到尾就是她在主动做,一阵是趴着前后扭动身体在磨,一阵是蹲起来上下抽插,二十多分钟我就交枪了。说真的我是没什么很大的感觉,也就深喉爽点
这一层窗户纸捅破后,事情就变得简单了。经常是顺手就上。这样子的性交史维持了近四年,直到我们三被炒优鱼。这四年里其实很实在,没什么矫情的,两人有感觉就立马提枪上床。很是自在随意。
【完】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