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视频:ttm93.com

梦想之都 99

Chapter 99重演郭玄光自打接了刘伶的电话以后人就兴奋了起来,他在房子里来回踱着步子,怎么样也无法安定地坐下来。「你这是干什么啊来来回回地走了那么久,电视里不是播着你爱看的探索频道吗」连郭玄光的母亲都看得不耐烦了。郭玄光耸了耸肩道:「没事,妈。刚才晓成问了个问题我一时半会儿想不出来答案而已。」很早开始,郭晓成就成了郭玄光推搪父母的借口了。他知道父母都了解郭晓成是富家子,希望自己现在能帮就帮,将来可能会让人家帮忙也不一定。因此每次他提起郭晓成的事,父母亲都是坚决地支持。不过郭玄光还是不想面对父母,不久就说要去找郭晓成熘到了楼下。他确实也是想联系一下郭玄光,看看他有没有节目打发一下时间,免得自己在家里坐立不安的。可惜郭晓成的电话转到了留言信箱,这也是双郭私底下的约定,表示郭晓成此时正在泡妞。郭晓成叹了一声道:「这小子,又不知道在哪乱花钱了。」他本来想自怜身世,羡慕一下郭晓成的富裕,但是很快又意识到自己的腰包其实比以前也要好多了,用经过之前打工赚回来的钱跟那些只会花钱的普通大学生是根本无法相比。接着他又想起了马青研,苦笑了一声自言自语道:「哎呀,你就是没那个命啊。算了,该干啥干啥,想那么多没用的!」既然找不到郭晓成,他只好到老地方——魅力之夜的书店那消遣一下了。刘伶在司徒亮的指挥下开着车在校区兜了两圈,她怀疑这家伙是否真的懂得路。正在她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车子来到了侧门口。自从车祸以后,刘伶就有意识地再没走过这个侧门。此时再次来到这里,她心里不禁犹豫起来。就那么一下子,车子已经进入门口的感应区域。大门收到感应器的信号开始缓缓打开,这时刘伶脑子才清醒过来,赶紧想打方向盘向掉头走。但是司徒亮道:「门都打开了,刘老师你还往哪走啊而且侧门也比较近,省得再兜一个大圈回正门了。」刘伶心里想:「你这家伙既然认得路为何刚才指着我兜圈呢」她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借口不走这里,只好硬着头皮驶了出去。侧门一如以往般的寂静,路灯还是没有弄好。虽然路上什么状况也没有,刘伶却是出乎寻常地紧张,额头都已经冒汗了。司徒亮开口道:「怎么老师您很热吗都冒汗了」刘伶慌忙道:「没、没有啊!」司徒亮暗笑了一下又道:「之前说的车祸就是在这发生的,刘老师你也应该知道吧,不知案子破了没有。」刘伶一听,不知何故油门上的脚就自然地松开了。她的手更加用力地抓着方向盘道:「是、是,谁知道呢可能、可能早破了……」司徒亮道:「老师,你怎么这么紧张啊!不习惯走这些路吗你看,车子都快停下来了,快踩油门啊。」刘伶这时才惊觉刚才松开了油门一直没有再踩下去,车子随着惯性越走越慢了。她心里想着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于是一下子深深地踩下了油门把速度提了上来。隔了那么半响,车速增快后司徒亮道:「我估计案子没破呢,早前我听说受伤的那个最后是不治而亡。他的两个伙伴还在医院哭喊着说什么' 你死得冤啊,你的鬼魂一定要回来找我们,告诉我们谁是凶手' 」他还故意用阴森的语气把这句话说了出来,在如此黑暗的环境还真有一些恐怖的感觉。刘伶自从那晚和招晟的对话后就再也没管、没敢想这件事了,现在突然说那人死了,心里马上就慌了。而且司徒亮还是在事发地点附近用如此声调说出,再辅以现场的气氛,吓得刘伶勐地一脚踩在了刹车上。「吱——」加速后紧急的刹车让轮胎也发出噪音,司徒亮被紧勒的安全带挫了一下颈部。他定了定神后,露出狡黠的笑意道:「怎么了老师不舒服还是心里有鬼啊」刘伶觉得自己手都有些发抖,嘴里硬撑道:「没事、没事,你、你突然说什么死人的吓了我一跳而已。」司徒亮冷笑道:「嘻嘻,是吗没想到老师胆子这么小的。哟,你看,前面的是什么东西啊」刘伶抬头一看,只见车子前面的两侧各有两团黑影慢慢靠近。虽然看上去像是人影,但是被司徒亮有意地说成是「东西」。「啊——」刘伶吓得尖叫了一声,双手紧抓着方向盘呆住了。两团黑影很快就走到车前,虽然已经能看清是两个人,但刘伶仍是颤抖着紧抓着方向盘。那两人走到刘伶一侧的车门旁边用手敲打着玻璃,隐约好像说了些什么话。司徒亮道:「老师,开窗户啊,听听他们说什么。有我呢,你怕啥」饶是如此,刘伶还是马上掏出了那电击棒才慢慢摇开了窗户。车外的其中一人道:「不好意思,我们……」一句话还没说完,司徒亮打开了车子里的照明灯,让刘伶的面孔清晰地呈现出来。车外的另外一人颤声道:「啊你、你是……是你!」刘伶感到两人的声音好像在哪听过,又掏出手电筒对着两人一照。「啊——你、你们……」她发现这两人正是她撞倒之人的同伴。这时车外的两人不约而同地道:「是你、是你!那天撞我们的就是你!」司徒亮又加了一句道:「啊原来撞死人的竟然是刘老师您!」刘伶顿时语塞,自言自语道:「撞死人……撞死……人……」接着她又嚷道:「胡说什么,我根本没见过你们!」车外一人道:「你这贼婆娘,你看手上还拿着那东西想打人呢,肯定就是她撞的!」刘伶又楞了一下,丢下一句「神经病」然后就踩下油门唿啸而去。她也不管司徒亮在耳边说着什么,只是看见有路的地方就走。刘伶慌不择路地开了大概有半个小时,终于慢慢平静下来。司徒亮这时道:「老师,别紧张,这些民工容易对付得很。你别怕,说关系我一大堆,随便找两个人就帮你摆平这事了。」按照他的语气,已经把刘伶当做是肇事者了。刘伶没有回答,只是说:「今晚我还有事,明天我们再谈吧,现在我先送你回去。」司徒亮道:「要考虑考虑吗没问题,我很有耐心的。那两个民工嘛按我说只要给点甜头就完事了,他们也只是打工而已,只要他们顺了意就没什么问题了。」刘伶之后再没有说话,她把司徒亮送到市中心后就一直在路边的一处停车处呆着。她其实什么都没有想,眼睛看着前方,耳朵里充满了各种喧哗的声音,似乎要让如此热闹的气氛麻醉自己。不知过了多久,刘伶终于发动了汽车,开始在大街小巷里兜着圈。当她驶到魅力之夜门前的时候,郭玄光的身影忽然出现了。这就像是在大海里漂浮的刘伶找到了一块木板一样,顿时让她心头涌起一股暖意。「怎么我们那么巧刚讲完电话现在就见面了!」「你不是故意来和我碰面的对吧」「怎么可能刚才你又没告诉我会来这。」「呵呵……」郭玄光坐入刘伶车后,两人都有些兴奋地聊了起来。一番交谈之后两人忽然又静了下来,只是看着对方,眼珠子里分明有一团火在燃烧着。郭玄光感到那火光似乎要把全身灼热,忍不住道:「伶……伶儿,要不我们买点东西上你家吃夜宵去!」刘伶眨了两下眼睛,嫣然一笑道:「好吧,都听你的!」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让郭玄光的雄性激素顿时激发出来,使他充满了大男人的威风。他把整个背嵴都完全地靠在座椅上,不停回味着刚才的一刻。说是要买些东西的,但是两人都没有把这个放在心上。刘伶只是一直往返家的方向走,郭玄光也没有提醒她。一路上两人没再说话,只是时不时的对望两眼。郭玄光看着刘伶秀丽的脸庞,不由得有些痴了,身体感觉暖烘烘的,除了一处地方外全身都放松下来。下车后,两人有意无意间肩并肩地走在了一起,郭玄光感到手背时不时会和刘伶的手臂轻轻地碰在一起。这次他忽然有了勇气,顺势紧紧握住了刘伶的手。刘伶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手掌的反应说明了一切。十指很快交错在一起,还不断地微微挪动着摩擦对方的手背。郭刘两人的手就这样像粘住了似的直到回到家门前,刘伶把手一缩道:「抓那么紧干嘛我又不会逃跑,等我把门先开了吧!」她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那双美腿上当然少不了性感的黑丝和高跟鞋。小巧的西装裙说长不够掩盖住裙下的春色,说短又不会显得太曝露,引得郭玄光早就是垂涎三尺。再加上这欲拒还迎的的娇羞模样,郭玄光胯下的肉条早已变成巨炮了。他从后一个熊抱搂住了刘伶,轻轻地在刘伶耳后喊了一声「伶儿……」刘伶「嘤咛」一声,反手把郭玄光带了进屋里。当门关上的那一刻,刘伶已经转过身来,紧接着四唇就像磁铁一般瞬间合在了一起。郭玄光感到刘伶的舌头就像蛟龙出海一般,兴高采烈地缠着他不放。他当然也是不甘示弱,马上和刘伶纠缠在一起。两人就这样拥吻着,像跳交谊舞那样转着圈圈慢慢向屋内移去。原本空无一人的居室里一下子因为两团炽热的火球温暖起来,整间屋子都洋溢着浓浓的情意。郭刘两人的舌头激战了半晌后忽然分开,四只眼睛凝视着对方。刘伶俏皮地问道:「你不是说上来要吃夜宵吗」郭玄光想不到有此一问,想了一下道:「对,你就是要把你从头到脚品尝一遍!」此时此刻,任何的话语显得都是多余了,剩下的只有原始的激情和欲望。郭玄光犹如一只饥饿的雄赳赳的公鸡,张扬着翅膀想要彻底把猎物制服。可惜刘伶则是一条美艳的灵蛇,三两下子就把郭玄光缠得服服帖帖。她那灵活的舌头很快就把郭玄光的嘴巴封得严严实实的,然后舌尖滑落至下巴,沿着脸颊又移动着耳垂处。当刘伶轻轻在郭玄光耳边突出暖暖的气体时,郭玄光更是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什么是吹气若兰,浑身都酥麻起来。这时刘伶的双手已经把自己的衣服解开,然后抓着郭玄光的双手按在了胸前。郭玄光当然不是傻子,一把就推起胸罩,一对手掌顿时陷入了一片温柔之内。「呃……呵……小郭……用力……再大力点……」刘伶嘴里马上发出诱惑的叫声,那断断续续的声音让郭玄光更加兴奋。他只知道想不断地听到这种声音,十指用力不停地在一双肉球上揉动着。不知不觉间,郭玄光的裤子已经被刘伶脱掉了。刘伶的掌心像是有无限的吸引力,牢牢地掌控着郭玄光的阳具。郭玄光感到全身都是那么的舒逸,手上的气力也渐渐消失一般。随即刘伶一把把郭玄光推到在地上,像小野猫一般爬在郭玄光的身上。然后刘伶坐在了郭玄光的阳具上,扭动着腰部前后磨蹭起来,她的双手则慢慢地把早已解开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去。郭玄光看着刘伶光滑如丝的上身,双手抚摸着被黑丝包裹的美腿,再享受着下体的刺激,那冰冷的地板都已经变成了温床一般。衬衣、胸罩、裙子、内裤……刘伶把身上服饰脱了个干净,只留下长筒黑丝和高跟鞋继续刺激着郭玄光的眼球。虽然郭玄光此刻被刘伶压在身下,但是看着这几乎全裸的美女,他开始有点享受这样的感觉。「伶、伶儿……哦……」郭玄光闭着眼睛用力抓着刘伶的小腿,脸上的肌肉都聚在了一块。刘伶只是集中刺激着阳具的根部,就是不让那东西钻入洞内。她又俯下身子,用舌头轮流舔动着郭玄光的两个乳头。「呃……嗯……快……伶儿……」郭玄光嘴里发出低沉的叫声,双手一会儿抚摸着刘伶的小腿一会儿又紧扣着脚踝处。他随着刘伶的节奏与那双黑丝摩擦着,心里大声叫道:「太舒服了,太舒服了……」好一会儿,刘伶改作单膝跪在郭玄光腰部的上面,双手扶着郭玄光的小钢炮戴上套套。郭玄光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凝视着刘伶的动作。刘伶此刻也是看着郭玄光的双眼,朦胧的眼神之中带着无限的诱惑,舌头还不断地舔着上下两片嘴唇。她的身体则是慢慢下压,在手的指引下终于把小穴对准了郭玄光的钢炮。稍作停顿之后,两具滚烫的肉体终于结合在一起,天地间只剩下了性爱的欢愉。郭玄光感到刘伶的小穴可谓是不松也不紧,配合着他有节奏的收缩,快活得大声叫了起来:「伶儿……啊……伶儿……」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