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视频:ttm93.com

山村三春之四


山村三春之四
第二天,我很留意小芳的情绪,但是她并没有什么异样,就像什么事情也没
有发生过似的,她早起做早餐,显得熟练而且能干,看来在家务方面她比红梅和
英姿都行。
之后好长的一段日子里,小芳被山村里的小伙子称作「木美人」。
山村不乏女人,但我们这里就以春枝、虎妞和双玲最受欢迎,树根在众人公
开说我的小芳还不如张寡妇的一半风情,小芳对着他傻笑,不以为然,难为我这
个「她家的」在人前话下,则有点儿抬不了头来。
我当然希望小芳对别人「木美人」,对我「火美人」啦!可惜她在人前人后,
似乎有一个样子。
不过我还是打心里喜欢她,因为除了性生活欠缺主动,她可以称是完美的贤
妻,在我这个小家庭里,她内外打理妥当,生活上对我关怀备至,其实我即使移
情别恋,想对她不忠,也找不到什么藉口啊!
而且她也无非是做那回事时被动了点,平时还是听讲听教,温柔体贴!有时
想来,「木美人」也应该心足了,「铁美人」才要命哩!
虎妞的姐妹伴仍不时在对我这样那样的挑逗,而小芳也不介意,总是大方地
放我出去和她们鬼混,她在这里长大的,可能司空见惯,我这个城里来的,就觉
得艳福无边!
由于我不时因为好奇而在外面欠下「风流债」,小芳难免也要以身「还债」,
那些前来「收债」的小伙子当中,几乎都既被她的美丽姿色所迷,也为她的淡漠
风情而弃,有人还半开玩笑地当着我的面说∶「和你的小芳干那回事是奸!」
说成是奸未免也太毒了,不过据我的「临床」经验,小芳的床上风情实在远
远比不上春枝她们那几只身怀「名器」的骚狐狸,甚至不如其他几个淫娃荡妇。
虎妞那几个死党,也就是那天在溪边向我泼水时的那几个,她们的容貌都比
不上我的小芳,那平时看不见的私处,到干事时露出来时,没多大分别,合体时
的感觉上也差不多,但她们个个身上都有一股不尽相同骚劲,有的未言先笑,媚
笑动人,有的嗲声嗲气我见犹怜,有的擅长讲她和其他男人的浪史来增你的淫兴。
这些也不过是一般的好处而已,可惜小芳一样也不会!更遑论树根特别推介
的玉绵姐和张寡妇了!
那次我在玉绵家里宿夜,她二、三十了,年纪比小芳大好多,不过没有生过
孩子。
这里要提一下,山村的女人没有避孕,但是都要三十岁以上才会生孩子,有
的说是水土的关系,有的说是因为群交的问题,但没有人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三
十岁以下的妇人个个都肆无忌惮地淫乐,也真的没有人怀孕。
话说回来,我一到玉绵家,她彷佛大姐照顾小弟,她本身生得高头大马,衬
起我这个一般男儿身材,也使我自觉雄风受挫。
她让我如睡肉床,可以压在她身上恣意蹂躏,特别是当一泄如注,气微身软
时,身下人可以让你手脚一松……
那种舒适非过来人未必知情,玉绵正有这个好处,不像我的小芳稍压一下就
要断气似的,令人于心不忍。
轮到玉绵主动时,她可以半蹲骑乘、吐纳不已,直至我熔岩喷吐、烛泪倒浇!
那个寡妇三、四十岁,做我妈妈也行了,我根本没有胃口,那树根不知是不
是收了她的好处,硬拉着我去,我勉强随行,不过见面时已经令人动心,她虽然
是一名中年妇人,却唇红齿白、肌肤赛雪,珠圆玉润、不肥不肿。
树根推我入屋并牵上房门,殊不知我已经着了魔似的,那时拉我走也不走了。
接着那妇人为我宽衣解带,俩人同进入一个齐腰深的温水大木桶,她替我周
身擦洗也任我摸臀挖蚌、索吻撞奶。
鸳鸯浴毕,携手上床,那床上铺着一层干草,舒适柔软,我举枪就要上阵,
妇人笑笑阻止,她要我安躺在软床上,然后用那珠唇,吻遍我的全身,最后把我
的硬物含入口中又吮又吸,我那小家伙何曾经历这样晕眩的场面,当场不支而交
货了。
妇人媚笑着看着我,等我稍稍平静后继续舔舐,这次她舔的是我的最不干净
之处,虽说刚才洗过,但并没有洗到她舌头钻进去的位置吧!
说也奇怪,她的舌头一钻进去,我刚才软下去的地方就硬起来,接着俩人在
床上翻来覆去,我一边玩,一边佩服这妇人的风情,这才知道为什么树根在小芳
那里弄了十几下,还没发泄就下马来赴这寡妇之约了。
想来也真是岂有此理,这小子那天晚上简直是把我的小芳当成是劣货!
起初,我总是庆幸和别人的老婆风流快活时,自己的老婆可以安放家中无人
问津,但是,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的老婆不受欢迎而问心有愧!
但是,我也绝对不同意奸的说法,因为我弄小芳时明明是有反应的,起码她
会脸红眼湿,手脚冰凉,有时还情不自禁低吟,这分明就是高潮嘛!
唉!可能他们要求奔放一点,我的小芳表现含蓄些,没办法了!
不过,小芳也有一次意外地给我很大的面子,这次仍然又是树根搞出来的点
子。
那是我来这里第二年夏天的事了,大约有十二对吧!记不清楚了,记得都是
已婚的青年男女,晚饭之后在月下的小溪旁纳凉。
树根又在大谈「木美人」了,小芳仍然付之一笑,但我气不过,和他争了起
来。
我说道∶「是美人就行了嘛!管她的木的肉的,俺小芳是小村最美的!」
说完我故意把小芳搂住亲一亲嘴,我知道小芳从来不和宿夜的男人亲嘴,所
以故意示威一下,小芳羞得缩住脖子。
树根大笑着说道∶「不错,不错!是最胆小的美人!」
小芳突然说道∶「什么意思呢」
树根道∶「小芳的美貌倒是众所周知,但她的美肉嘛!就有我和在场睡过她
的男人知道,但小芳从来不让点灯的,所以还是不尽清楚。趁着今晚月色这么好,
你就脱光让大家看看,让我们这些男的好好欣赏,也让她们女的心服口服啦!」
「好啊!赞成!」在场的好事者附和。
「你们又欺侮人家了!」小芳低声说道。
「小芳如果敢的话……」树根得意更嚣张:「我输一箩荔枝!」
小芳突然说道∶「好!要足够让我请大伙儿吃个痛快的!」
树根吓一大跳,停了停,说道∶「好!你脱吧!」
好事者却说道∶「先把荔枝拿出来才对呀!」
我好像突然清醒过来说道∶「对,对!应该先把荔枝拿出来!」
树根好像知道他会输,也索性漂亮些,和春枝回家扛了一篓荔枝出来。
小芳在树根离开时,用徵询的眼光望着我,但我想∶小芳已经几乎和这里的
男人都有过肉体关系,也不差再让他们看个仔细,至于其他的女人,论容貌,论
身材,那一个是小芳的对手!
于是我鼓励她道∶「小芳,给树根一点颜色看看,别让他老是针对你,也给
大伙儿看看你的实力,你是这里最美的。」
或者斗美是女子的天性吧!我鼓励的话竟给小芳无穷的力量,见她拿起荔枝
分给众人,说道∶「大家边吃边看,这篓荔枝我赢定了!」
连树根和春枝也帮手分荔枝了,看来他们夫妇也知道败局已定。
当在场的青年男女身上都拿着荔枝时,小芳勇敢地爬到小溪旁的大青石上,
缓缓脱下上衣,然后扔给我。
众人的眼珠瞪得像铜铃,见小芳玉骨冰肌,嫩肤胜雪,胸前两座曲线玲珑的
乳房傲然挺翘,她继续弯下腰把筒裙脱下,却故意遮住羞处,惹得树根和另外几
个男人不禁大喊∶「扔下来,快扔下来呀!」
小芳故意把筒裙扔到树根头上,惹得大家一阵笑声。
皎洁的月光沐在小芳赤裸的胴体,她仿佛一座美丽的雕像,虽然她没像现代
的模特儿摆出各种姿势,但她随便站着都那么动人,一举手一投足都像美妙的舞
姿。
突然,虎妞和另一个女子也爬上青石,她们也脱光了衣服,一左一右站在小
芳的身旁舞手蹈脚,原来她们真的在跳山地特有的舞蹈。
接着,大青石下的有的女人好像也受到气氛的影响,她们也开始脱去衣服扔
到青石上去,大青石上位置渐渐不够,她们索性跳下青石,在小溪旁的沙地上跳
起舞来。
男人们则围着拍手和唱歌伴舞,这时,女人们无论身材好不好,都脱得一丝
不挂,她们似乎已经讨厌一切束缚,要幕天席地玩个痛快。
但是,这时就苦了我这个外地人,我完全不懂得规矩,好在男人须拍手唱歌,
我虽然不知道他们唱些什么,还懂得跟着拍手。
这群女人一边跳一边注意围在外圈的男人,像似在物色她们的对手。
果然跳着跳着,小芳移动身形到我的目前,她拿走刚才扔给我的上衣扔到大
青石,然后脱我身上的衣服。
这时歌声稀落了,我周围一望,原来所有的女人都在脱男人的衣服,多数是
脱自己丈夫的,但有的也不是,可能刚才位置搞乱了。
小芳把我脱得精赤熘光,小鸟依人地偎在我怀里,手儿握住我身上最方便也
最顺手的地方,这时一个女人拉着她的男人走进我们,那女人出声说道∶「小芳,
我从来没有和你男人好过,今晚让一让我好吗」
小芳望住我,像在询问我的意见。
老实说,今晚来这里的女人我都注意过了,没有一个是不堪入目的。
我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小芳立即撒手而去,飘向那个男人。
而那女人也向我投怀送抱,她自我介绍道∶「我是柳依,从这里嫁到小芳娘
家的,今天碰巧和我的男人回娘家,赶上这样热闹有趣的事,我从来没有这样玩
过哩!。」
「我也是啦!真好玩!」我友好地去握她的手。
「握这儿啦!」柳依把我的手移到她的乳房。
我抚摸下去,哇!差不多有小芳的一般大小,乳头比小芳的大,似乎软了点!
我也不知为什么,每当接触到一个新的女人,就会把她和小芳比较,而且会
尽量找出她比不上小芳的地方,作为我的自我满足。
不过这个柳依,似乎许多地方都和小芳有得比!
小芳!我突然记挂起小芳,我的眼睛向四周围搜寻,柳依一眼看穿我的心事,
把她的樱唇向我后面的左边一呶说道∶「还在我男人那里,已经开始了!」
我顺她的指示回头一望,果然见到柳依家的背嵴靠在在一棵大树上,我的小
芳则扑在他怀里,单脚点地,另一支脚被男人提上来,月光之下,隐约见到有棒
状的东西在她双腿的交叉处活动,不用多想也知道是那回事了!
我第一次亲眼见到我的小芳在被别的男人干,心里恨但又痒痒的,我几乎冲
动得要去「救美」,但是人家的老婆就在自己怀抱……
再看周围的环境,有的已经把女人干得出声呻叫了,「妈呀…妈呀…妈妈呀
…」听起来好熟,顺声音看去,果然是虎妞,男的则是树根,这家伙玩「名器」,
用现在的说法,简直是「玩家」!
我又想起他把小芳干了一半,竟跑去玩寡妇,真气人,不过今晚大仇已报,
不应再耿耿于怀了,我就没有他那么拣饮择食,是女人就行,最重要是热情!」
「小芳家的,小芳家的!」是柳依在叫我。
原来我顾着胡思乱想,冷落佳人了。
「小芳家的,你在想什么,我要……」
「我在想……怎样和你玩得更开心……」
我顺水推舟,干那回事时,对女孩子能骗就骗嘛!就算拆穿了,动机也是好
的!
柳依果然很开心,她说道∶「不用想了,随便捅进来就行了,那里痒啦!」
我望望大青石,它正像一张床,虽然很硬,「床边拗蔗」还是行得通的,于
是我拉着柳依像大青石跑去,临走仍不忘看看我的小芳……
我把柳依放在青石上,捉住她的脚踝……这个动作我不想多说了,因为这里
的木板床太硬了,有这个姿势最实际,所以无论是和小芳,或者去宿夜,我一直
沿用……
这个由小芳表演脱衣舞演变成群交的游戏,大家各自为战,有的玩到树上空
战,有的玩到小溪水战,一直玩到子夜才散场。
这时月色已经朦胧,大青石上的衣服已经认不出那件是谁的,有人说∶「反
正每件衣服都差不多,难得有这么开心的聚会,拿错了就做个纪念吧!」
于是不分男女,按需分配,仿佛已经共产主义了!
回到古庙,小芳要去一去厕所,我先进屋了。
突然两声女人的惊叫,我赶紧出来,对面房的向东也冲出来,他手里还拿着
油灯,
见小芳傻傻地站在厕所门口,一会儿,厕所门打开,一男一女走出来,那男
的是学军,女的竟然是红梅,发生什么事大家不用猜都清楚了。
这时英姿也出来了,她简直快要昏过去!
嘿嘿!现在想起来,那是我一辈子最当机立断、处理得最好的一件煳涂案!
我叫红梅和学军先到她的房间避一避,要小芳带向东到我们房里好好劝慰一
下,而我则扶着英姿到她的房间里,走的时候还吩咐学军无论如何不要出来。
英姿泪痕满脸,向我哭诉,原来她在城里已经托人走后门找到工作,但她深
爱右派家属的学军,所以放弃城里的工作跟随学军来山区插队落户!
我正色地说道∶「英姿姐,你先要明白我们的处境,政府要我们来这里安家
落户,要安家落户就要入乡随俗,像你们这样顽固坚持城里人的夫妻制度,一辈
子也谈不上安家,像今天,你们两个「家」都不「安」,又怎么能够谈得上「落
户」呢」
英姿严肃地说道∶「你胡说些什么,党的政策会是这样吗你根本已经忘了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为修理地球!」
我也气愤地说∶「你以为党还希罕你这个臭老九吗你有能耐就走出这个山
村,再回你的城里去,你来一年多了,党来看过你吗如果我们不是遇上这么好
的村长,我都不敢想像会过什么日子,简单说一句,你和学军都住不到一间房,
甚至连性交的自由都没有!」
英姿从深度近视眼镜里瞪着比平时大一倍的眼睛望着我∶「你说什么流氓!」
我也愤怒了,我说道∶「我是流氓你又是什么」
英姿道∶「不跟你说了,你出去,叫学军来!」
「我也不跟你说了,他们可能已经开始了,我们也别浪费时间了!」
「什么」英姿又瞪大眼睛。
「学军在红梅房里,向东在小芳房里,孤男寡女在做什么,还用多说吗」
「你们……无耻!」
「我也让你尝尝无耻的好处吧!地球太大我修理不了,但修理你这个死顽固,
我还勉强干得来!」
说着,我迅速摘下她的深度近视眼镜,她一时好像进入五里雾中,急得手脚
乱舞。
英姿这个芳名本取自「飒爽英姿五尺枪」,但根本不适合这个大近视的「书
娘」,我一手捉住她纤小的双手,一手拉下她的裤子,嘿嘿!她就只能扬着两条
细细的光腿乱踢了。
嗯!毛还不少哩!听说毛发多的女人性欲也强,分明是假正经!
我不敢去掀看她的奶子,怕倒胃口,会不举!
匆匆拿出战无不胜的「思想武器」,拍开双腿,进行「思想工作」!
这可是说真的,同来的两个女知青,红梅还让我有些好感,这个经常要教训
我的,我早就讨厌死了,如果不是为了学军,我才不想这样教训她哩!」
第二天早上,古庙风平浪静,我和小芳碰头说几句,竟然无巧不成书∶
原来昨晚我令英姿欲仙欲死、死过翻生之后,她大澈大悟,并透露她暗恋向
东,而小芳牺牲色相劝慰好向东之后也知道他喜欢英姿。
于是我乱鸳鸯谱,替两位女知青调一调换心上人,从此皆大欢喜,和好如初!
又一个冬天过去,来山村后的第三个春天到来了。
从简单的历法计算,表示我已经上山两年多,其实,我在这山村一直都四季
如春,夜夜春宵,暖谷生春,古庙春光,小溪春水……总之无处不是春!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