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视频:ttm93.com

异星配种番外:来自星星的肉品料理全集

【番外】来自星星的肉品料理全集(一)或许有很多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优秀独立又上进,不过对蜜雅来说,生了一个优秀独立又上进的女儿,实在是一件很寂寞的事情。弗德烈和蜜雅的女儿希玻瑟,虽然外貌比较接近地球人,但是心智成长的速度与米拉的超世代实验体比较像,不到一岁就已经能流畅的与人对谈,有时候事情思考的比蜜雅还周全,未满两岁时,她已修习完超智能力基础课程,到了三岁的时候,她就和蜜雅及弗德列表示,说自己想去参加米拉星某个学院的考试,打算到时和约拿一起入学。那个学院虽然不限报考与入学最低年龄,但实际上很类似地球的高中,是为了大学做准备教育的,只是这个学校算是诸多星盟中首屈一指的学校,也是米拉星盟中最知名的学院之一,每年录取率只有百分之零点一,汇集了最优秀的学子与师资,毕业生大多能进入附近星盟前十大名校就读,也必定会成为各行佼佼者。不过对蜜雅来说,她的女儿才三岁,上高中也未免太早,更别提那是所寄宿学校,希玻瑟一旦就读,她就不能天天看到女儿了。弗德列本身也有超智能教育资格,高等教育前的准备教育,就算在家也可以完成,不一定非得去读学院不可。她总觉得女儿去考试一定会考上,而她还没抱够女儿,女儿就要离家去读书,这是一件多麽惆怅又忧伤的事情。即便蜜雅不赞成希玻瑟这个决定,但希玻瑟对此非常坚持,她认为学院教育与家中拟定的课程有着根本上的差异,她想要多接触不同的教育方式,以便思考自己未来究竟想往哪条路走,除此之外,她也想尽早接触不同行星的人,扩大自己的视野,了解各星球文化与科技差异。对此弗德列似乎挺赞成的,而蜜雅就算百般不愿意,也知道女儿决定的事情很难动摇,只好忧愁的答应希玻瑟去考试。结果不出蜜雅所料,希玻瑟以优异的成绩录取,成为学院中有史以来年纪最小的学生,开始了住校生活。约拿当然也毫无疑问地考进了学院,为了照料希玻而入学。为此,弗德列和蜜雅搬到了米拉星都奥帕里住,方便希玻瑟和约拿在学校放假时来回。只是以弗德列的身份和能力,在奥帕里就不能像是在小行星上那样避世,常常会受邀参加许多会议及活动,有些他推辞不掉,又不能带着蜜雅一起去,只好放着蜜雅在家独自前往。如此下来,即便少了约拿和希玻瑟,两人单独相处的时间依然没有变多。蜜雅的个性本来就不是特别独立,女儿和约拿手牵手去上学,她已经很寂寞了,现在连弗德列都不能时时陪伴她,这更让她感到人生寂寞如雪,只好有事没事与汉娜及赫蒂联络感情。不久之前,赫蒂迷上了一款星际连线的动作冒险游戏「众星」,并拖了汉娜及蜜雅一起玩。作为一款当红的游戏,「众星」有着壮阔的剧情及丰富的行星环境背景,支援当前最进步的全息模式,玩起来身历其境,难易度设计上也非常均衡,从新手到专业玩家都能尽情享受游戏内容,即使是没有玩过全息游戏的蜜雅,也很快就沈迷其中。于是弗德列不在的时候,蜜雅就会玩游戏玩得昏天黑地,若是弗德列回来,她蹭了弗德列两下、做了饭和他一起吃完后,也会三步并作两步跳回全息仪中,继续她的游戏大业。其实以蜜雅的个性来说,弗德列回来了她当然是比较想和他在一起,不过她一来想到当时弗德列明知道她不愿意,还答应让女儿去考试,二来弗德列最近常常忙得足不点地,很少有时间陪她。即便蜜雅很想体谅,但是新仇加上旧恨,蜜雅决定让自己也忙碌一点,让弗德列知道她可不是整天在家伸长着脖子等他。这天两人在家用完餐后,蜜雅抹抹嘴巴就说自己要去玩游戏,这次弗德列没有像之前那样,点了点头看她跑走,反倒一把抓住了蜜雅,将她搂进自己怀中,低下头来看着她轻声说道:「游戏这麽好玩」弗德列的口气很温和,淡色的紫眸中清楚映出蜜雅在他怀中模样,蜜雅不由自主耳根发烫,即使两个人在一起这麽久,她还是很容易因为弗德列的动作害羞。在他这样专注地凝视下,她差点就要招认自己的小心思,不过蜜雅很快就振作起来,若无其事地说道:「真的很好玩啊!我和赫蒂与汉那一起组队玩的很过瘾呢!不过现在很多地方我一个人都能顺利闯关。」说到这里,蜜雅突然兴奋了起来:「而且我最近可是独自破了一个限定的隐藏副本,得到了拓荒女英雄成就呢!」【番外】来自星星的肉品料理全集(二)「喔」弗德列似乎有些赞赏的说道:「很厉害呢。」蜜雅听到了弗德列这样说,心中更得意了,弗德列低下头来轻吻她的额头,温声说道:「或许我也该试试这游戏,看看小蜜雅的英姿。」弗德列看起来就不像是会玩游戏的人,因此蜜雅愣了一下以为他是在开玩笑,不由自主说道:「可是我们家全息仪只有一台啊!」「我已经订好新的机台,等会儿送到就可以和小蜜雅一起玩了。」听到弗德列连新机台都买了,蜜雅在错愕之时,另一个念头同时在脑中浮出,她独自破关的限定隐藏副本,得到的奖励就是可以拥有那个副本的特殊游戏权,可以离线读取,独自或和其他玩家进入副本,任选角色扮演,从各不同角度与身份,深入了解副本内隐藏的多元的设定。蜜雅因为难得自己取得成就,所以有事没事就会玩那个副本,挑战新纪录外也可自鸣得意一番,弗德列平常再怎麽厉害,也不可能有她熟悉剧情,更何况游戏中又不能使用超智能力。想起前阵子空虚寂寞觉得冷的心情,蜜雅偷偷起了个坏主意,弗德列既然想看她的「英姿」,那她当然要趁着弗德列新手上路的时候,好好打压他一下,以泄心头之恨!想到这里,蜜雅觉得扬眉吐气的时候到了,自己被弗德列坑了这麽久,终于也终于有可以坑他的一天,因此她赶紧点头对弗德列说道:「可以先去我破的隐藏关卡离线先了解一下游戏,玩家不分等级都可以进去,还可以任挑角色扮演呢!」弗德列并没有玩过「众星」,但是看蜜雅兴致勃勃的样子,当然不可能会拒绝,因此在全息仪送来没多久后,他就听从着蜜雅的「指导」,开好帐号进入游戏的双人连线游戏模式,进入蜜雅的离线副本。蜜雅兴致勃勃的帮弗德列挑好了角色,弗德列因为不懂剧情,也就由则蜜雅摆布,让蜜雅更得意了,这个副本的剧情是主角在沙漠中发现了一个古城,岂料这附近住着食人族,主角好巧不巧被食人族发现,开始了一连串的冒险。里头玩家可以拥有队友,也可以扮演食人族做反方角色,不过蜜雅向来都走正派路线,喜欢当冒险故事的主角,凭藉着「机智与勇气」,用各种不同方式打败食人族族长和他的小喽喽。这次蜜雅恶向胆边生,直接给弗德列安插了食人族酋长的角色,以便她肆无忌惮的「欺负」。蜜雅玩过这副本很多次,非常清楚里头NPC的一举一动,她已经打算好了,先用最快的速度摆脱小喽喽,直奔酋长,找个地方躲起来,趁弗德列还没弄清楚状况时杀他个措手不及。她一想到可以让弗德列穿上华丽的莫名的族长衣服、带上夸张的头饰,再痛快的扑上去给他一顿拳打脚踢,就觉得无比期待。于是游戏开始时,蜜雅就以最快的速度解决小喽喽,快速奔往酋长最有可能出现首个地点,到她发现弗德列的背影时,速度之快打破了过往所有纪录,蜜雅兴奋得不得了,立刻点选技能视窗,挑了个简单的麻痹技能就往弗德列身上丢去。弗德列才刚进入游戏,正在了解状况时,就惨遭蜜雅暗算,接着蜜雅一口气就把手上能发的大招数毫不迟疑往弗德列身上丢去,只见他的血条直直往下落,这一瞬间,蜜雅真的觉得自己好残忍好坏心,欺负弱小情何以堪啊!她在弗德列面前向来都是弱小的那个,今天能欺负弗德烈她好开心啊哈哈哈。弗德列突然遭受勐烈攻击虽有些错愕,不过他依然冷静地等待麻痹解开后,勉强躲过了部分的伤害并调整姿势了解状况,本来他以为是被游戏的NPC盯上,岂料却在攻击方向的石堆后,看到某个角色躲在角落鬼鬼祟祟拿着取出狼牙棒,那姿态怎麽看都应该是蜜雅,这让他又愣了一下。在此同时,本来想要趁机拿东西狂打弗德列的蜜雅,终于有机会看清楚弗德列现在的模样。游戏中酋长的扮相其实是很夸张的,头上戴着奇异的骨角和鸟毛做的头饰,身上披着花纹繁复颜色显眼的披风,手上拿着巨兽腿骨做成的手杖,作为食人族酋长,不免俗的身上还要挂着奇奇怪怪的骷髅才行。虽然描述起来,这个酋长的扮相颇惊人,不过游戏设定上,食人族的外貌设计并不是完全人型,与这些装扮搭配起来倒是还蛮像一回事的,只是每当看到这个角色时,蜜雅总忍不住想到,要是有谁真能穿上这身衣服,看起来一定会很好笑,即便再帅再美丽的人都一样。蜜雅抱持着邪恶的心思拐了弗德列,以为自己看到他穿那身衣服时会乐的大笑,不过当她真正看清楚弗德列的装扮时,手中的狼牙棒立刻滑落在地。游戏的衣服无论设计再特别,与现实世界的衣服还是不太一样,那就游戏里的衣服一定合身,不会有什麽袖子太短帽子滑落的蠢样。于是,当弗德烈穿上这身品味特异的衣服后,不但没让他显得奇怪,反倒衬托出他强大的气场,并有着他身上很少见到的狂野蛮暴的气息。【番外】来自星星的肉品料理全集(三)蜜雅过去一直觉得弗德列外貌俊美的没天理,他们虽然都是类人生命体,外貌还是有一定的差异,但她记得第一次印象模煳见到他时,就觉得他是精雕完美的水晶像,两人在一起这麽久,她依然会被没志气地被他一举一动所迷倒。除此之外,只要两人到人多的地方,弗德烈就像是发光体那样引人注目,平常只有两人相处时,蜜雅的危机感没这麽重,搬到奥帕里之后,蜜雅每次与弗德烈一同出门,都会接收到妒恨的目光,让她觉得自己实在应该要打压一下弗德烈的美貌。不过现在她才深刻领悟,弗德列会如此迷人,不仅只是五官,还包含了无法明言的气质及姿态,即便是一个游戏的虚拟复制影像,他依然能散发出惊人的魅力,更别提因为被她发出的攻击法术围绕,弗德烈四周金光千条锐气逼人,几乎要闪瞎了蜜雅的眼。就在蜜雅被弗德列美色所迷惑的同时,她施放在弗德列身上的术法已经完全结束,弗德列对她微微一笑,蜜雅才惊醒过来,不过她才刚想再施技能,眼前就跳出了警告视窗。「双手受困,无法发出技能。」蜜雅瞪大眼睛抬头一看,就见本来应该离她有一段距离的弗德烈,倾刻间已来到她的面前,她的双手则早被他拉高扣在头上,丝毫不能动弹。蜜雅被弗德烈反应速度惊得目瞪口呆,他明明没玩过游戏,操作怎麽可以这麽快,只因为全息游戏是脑波控制吗就算不能用超智能力,但是超智能力高的人,操作起来还是能很快上手,就算不熟悉游戏介面,速度上还是不落人后她当初想坑弗德列时怎麽没想到这一点啊!蜜雅在脑中惨叫的同时,弗德列则好整以暇的望着他,唇边勾起若有似无的笑,温声开口说道:「小蜜雅我们是敌对的」弗德列那似乎已经了然状态,却又带着宠溺的口气,让蜜雅又羞又怒的娇喊道:「没错!我今天一定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在说话的同时,蜜雅也毫不迟疑的一脚向弗德烈踢去,全息游戏的好处就是,即使技能无法使用,还是有很多办法可以挣脱束缚,在真实的世界中蜜雅当然是不可能用尽全力去踢弗德烈,不过在游戏里,蜜雅可就不客气了,反正弗德烈也不见得会痛到。可惜蜜雅的动作虽快,弗德烈的反应更快,他顺势一躲一拉就把蜜雅完全牵制在怀中,温声说道:「动作太大就会曝露弱点,小蜜雅失去先机了。」接着蜜雅眼前就跳出了一个视窗,询问她是否要放弃本次任务,很明显的,这是弗德烈提出的建议,蜜雅虽然之前削了弗德烈不少血,但现在她完全受限于他,弗德烈要是真的使用其他技能攻击,蜜雅恐怕毫无抵抗之力。不过,即使是在游戏中,被蜜雅安插了一个让他哭笑不得角色,弗德烈还是舍不得对蜜雅动手。但是实在不甘心自己就这样栽在一个「新手」手中,张口大喊道:「不要!我还要继续玩。」「不要」弗德烈轻声说道:「据我刚才了解的状况,游戏在连线时,为了避免超智能力影响系统平衡,有设定脑波操作速度的上限,离线副本则完全没有这个限制,即便反应同步不能到达百分之百,我在游戏中的操作速度依然比你快上许多,继续下去结果是一样的。」蜜雅其实还真的不知道离线与连线有这样的差距,只是有些不甘心嘟囔着嘴说道:「没玩到最后怎麽会知道结局!而且这个酋长抓到人是不会立刻把人杀掉的,接下来才是考验我机智与勇气的时候。」蜜雅的话把弗德烈逗笑了,他继续说道:「小蜜雅这次是卯足劲想要击败我」「当然。」「你知道酋长会对俘虏做些什麽吗」「就绑起来煮一煮吃掉啊!」蜜雅理直气壮地说道:「我又不是没被绑过,而且还差点下了锅呢!最后还不是逃出生天。」「喔」弗德烈的声音变得有些高深莫测:「即使这样,小蜜雅也想和我玩下去」「当然!在你把我下锅之前,我一定能找到反扑的机会。」弗德烈倏然把蜜雅抱起扛在肩上,温声说道:「那就如你所愿。」夜晚的古城废墟,静静在月光下沈默,美丽中又参杂着不为人知的深暗。很少人知道,在神秘古城废墟的深处,是食人族的大本营,处处都堆着森白的骨骸,并有着无数喽喽徘徊站岗,进入这里,每一步都有送命的可能,不过蜜雅现在则是安然无恙好吧,其实是安然微恙的躺在废墟深处的一个祭坛上,毕竟她四肢被紧紧绑在祭坛两侧,而那邪恶的食人族「酋长大人」,正将手轻轻探入她的衣服之内。游戏中的痛觉虽然可以调低,但轻抚的触觉却十分敏感,因此弗德烈摩挲她肌肤,以及衣料逐渐滑落的感觉,都让蜜雅头皮发麻,不由自主颤栗的说道:「为为什麽可以脱衣服,游戏有设定这种技能吗」弗德烈有些故意的停下手说道:「食人族酋长当然有这种技能,不然不脱衣服,怎麽洗干净料理呢」「可、可是之前酋长都没脱过我衣服啊!」「小蜜雅」弗德烈摇了摇头轻叹道:「你知不知道为什麽以连线为主的全息游戏,为什麽会有离线副本,让玩家任选角色扮演」蜜雅虽然游戏玩了好一阵子,但是确实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因此只能旁徨着摇摇头,此时弗德烈则继续缓缓脱去了她的上衣,于是,她的上身便只剩下一件薄薄的内衣遮掩。话说蜜雅的双乳,在弗德烈多年调教下已经十分傲人,不过在游戏中,蜜雅因为害羞,调整了一个比较没这麽明显胸型,虽然看起来不大,但也别有一番含羞带却的模样,搭配着有着蝴蝶结的可爱内衣,让弗德烈眼神闪了闪。他伸手轻抚她的胸口,指腹则在柔软处画着圈,漫不经心的说道:「小蜜雅有和不认识的玩家玩隐藏离线副本吗」【番外】来自星星的肉品料理全集(四)蜜雅有一阵子没被弗德烈这样逗弄了,有些晕陶陶的说道:「没没有啊有人邀请我,可是我没答应。」弗德烈点了点头:「若是你答应以后不会和陌生玩家下离线副本,我就把你的储物袋及武器留在旁边,让你今天有反扑的机会。」蜜雅本来就不太喜欢和不熟的人私下连线玩游戏,想了想便咬牙答应了。不过当弗德烈理所当然的褪去她的内衣时,蜜雅突然觉得不太对劲:「等、等等别把我衣服脱光啊!」此时蜜雅上身毫无遮掩,只剩于下半身的裤子及鞋袜,废墟的火光照耀着她小巧的乳房,乳尖因弗德烈方才的摩挲挑逗而挺立,弗德烈听了蜜雅的话,轻抚她的脸蛋温声说道:「那好,我换个方式。」他话才说完,突然勐一用力,就把蜜雅下身的裤子撕成两半,让蜜雅惊唿出声。不知为何,蜜雅觉得在游戏中被脱光比在现实中被脱光还羞耻,她现在开始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应该放弃任务,不过这个念头浮出马上就被压下了,毕竟这麽轻易就被弗德烈摆平,她实在太不甘心了。弗德烈迳自把手探入她的双腿之间,隔着雪白底裤的不了,轻揉慢捻挑弄着,轻声说道:「连这的感觉都很真实吧」蜜雅本来就被弗德烈的动作挑逗的浑身发热,现在这句话让她更敏感了,之前蜜雅玩游戏时,只觉得「好真实好有趣好刺激」,却没想到连双腿间的感觉都会回馈,弗德烈熟练的按压与逗弄,让她不由自主扭动纤腰迎合,本来雪白的底裤也被蜜汁浸湿,逐渐透明起来。「弗德烈」羞耻感与缓缓蔓延全身的快感让蜜雅不知如何是好,她呻吟着别过脸去,却发现匕首被放在她手边不远处,此时弗德烈正俯身一边轻吻她平坦的小腹,一边逗弄她下身,于是在弗德烈身上饰品轻轻与她肌肤磨擦时,蜜雅颤抖着手挣扎的抓起匕首,想要割断绑住自己的绳子。不过当她好不容易割断一边的绳子时,弗德烈却突然起身抓住了她的手,取下她手上武器丢到地上,温声说道:「小蜜雅要好好把握下一次机会。」「你这坏蛋呀!」突然间潺潺流水从四面而来,往蜜雅身上涌去,让她不由自主又叫了一声。这个祭坛设计得非常特别,四边分为内外两层,内层是一个石台,石台外则是一个较大的石槽,石槽边缘略高于平台,与平台间有一小段沟槽相隔,而石槽边缘,则镶嵌着六块凸起的大石头,长边四个短边两个。而现在那六块凸起的石头,徐徐流出了泉水石台上冲去,「众星」的触感回馈做得非常好,既然连隐私处的逗弄都能感觉到,四周的流水同样也像是真的水一般哗啦啦的打到蜜雅身上,让她肌肤泛红。泉水微温,在有些冰凉的夜里冲到身上十分舒服,但此时的蜜雅觉得,自己的身体简直就像是被熔岩浇烫一样,因为弗德烈就着那些水,抓着她的手在她身上游移,很是邪恶的说道:「小蜜雅要把自己洗干净一点等等好下锅。」「咿放开我!」蜜雅奋力的使出了好几个单手擒拿的技能,却翻不出弗德烈的手掌心,同时间,弗德烈另外一只手也没闲下来,从蜜雅底裤边缘,探往她湿透的花缝,浅浅进出着。蜜雅和弗德烈在一起这麽久,已经很习惯被他脱光后狠狠疼爱了,今天他这样若有似无的逗弄,让她更是难耐,偏偏弗德烈还逗着她说道:「如果投降的话,小蜜雅就会立刻恢复自由了。」「绝、绝不投降!」「那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在蜜雅很有志气高声呐喊的同时,弗德烈突然松开了她身上的束缚,蜜雅立刻往他丢了一个冻结,结果弗德烈比她更快,躲过了她的攻击,还一把将不知道哪来的草塞进她嘴里,立刻她就赶到全身发麻,四肢无力,而眼前的视窗也出现了麻痹提示。蜜雅愤愤地盯着弗德烈,弗德烈还很好心地说道:「草药麻痹比一般技能还久,不过对方遭捆时不能使用。」「弗德烈你太坏了,哇!」弗德烈却勐然将她身体拉高,枕在流水的石头上,压下身体就吻住了蜜雅,蜜雅虽趁机咬了他一口,不过却很快被他灵巧的舌所迷惑,即便这只是虚拟的世界,她却隐约觉得自己能感受到弗德烈身上的气息,那是一种他平常不会透露的的野蛮与占有,没有惯常的缓步泰然,而是热切的索求,透露着赤裸裸的慾望。在这样的吻中,这一阵子被他冷落的委屈,好像也渐渐缓下,当弗德烈放开蜜雅时,祭坛上的水势已停,就见她身上只着了底裤和鞋袜,身子后仰、双腿曲起跪躺于石台之上,头发与肌肤均已被水打湿,双眼盈盈带光,无助中带了几丝淫媚的气息。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