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视频:ttm93.com

乱欲四

(四)「老公,你说这件衣服好不好看」小静拿着平板电脑,指着一件童装给我看。「挺好看的。」「可我觉得颜色还是搭配得不是那么好,还不如这件呢!」每个女人都是这样,购物时总是喜欢咨询身边男士的看法,其实她们心中早已有自己的主意,最后也往往是听从自己的。看着小静那随意敞开的胸口,我开始躁动起来,往她的身边挤了挤,低着头嗅着她的脖子。「哈哈哈……好痒啊,你别动。」我这时候哪里还忍得住,小静怀孕加上坐月子一年多,我就当了一年多的和尚,除了和语绮的那几次不算的话,我真的已经算是蛮厉害的了。「来嘛,你要再不照顾一下你老公,他都要成和尚了。」「嘻嘻嘻,你要成和尚了,也是花和尚。」「嘿嘿,那今晚我这个花和尚就要採了你这朵人妻小娇花。」「啊!不要啊!不要过来!」小静非常配合地和我扮演起了採花贼花和尚和寂寞人妻的戏码. 当我把妻子压在身下时她还不忘反抗,让我的兽欲彻底被引发出来。「今晚我非得让你知道知道我这个花和尚的厉害。」「不要呀!我老公回来的话,他会杀了你的。」小静衣冠楚楚可怜模样地看着我,这演技都快不输AV女优了。「你老公算什么,他就是在我面前我也要操你。」此时我已经扒开了小静的内衣,把玩着她那充满奶水的D罩杯大奶。「在我老公面前操我你好坏哦!不要让我老公知道,求求你了,我……我偷偷给你操,好不好」操,被小静这亦真亦假的对白搞得我小弟弟硬得厉害。「嘿,竟然还有奶水,你这么骚,生的孩子肯定不是你老公的。」演戏就要演全套,我也开始配合着小静,一边抓着奶子吸吮着略带腥味的奶水。「本来就不是我老公的,是我和其他男人生的,我老公还以为是他的种. 」「是谁的说!」这种绿帽的戏码既带有点屈辱又有愤怒。「不知道,太多了,太多男人操过我了,我不知道。」我要是前面有面镜子的话,肯定能够看到自己眼睛里的充血。虽然知道是假的,但这种话从自己妻子的嘴巴里说出来,又不得不让我相信几分,抓着小静的手也开始无形中大力起来。「啊!松手,很痛!」小静的尖叫把我从幻想中拉了回来,她的眼睛略带泪光,我赶紧松开了抓着她的手看了看,确实是都抓红了。「对不起、对不起,弄痛你了吧!」「林大伟你干嘛这么大力气,痛死我了。」我一边道着歉,一边揉搓着小静的手臂,一时间性趣全无.「我没注意,对不起、对不起。」看着我着急的样子,小静的面色略微缓和:「说几句话你就当真了,还真以为我背着你在外面偷男人呀」「没有没有,怎么会呢!就是不小心用的力气大了。」「骗人,你我还不知道,心理不止变态还小心眼,我平时多和别的男人说两句你都要问半天。」虽然我平时也有看一些绿帽小说,但在现实生活中又十分讨厌小静和别的男人说说笑笑的,连碰一下手指都不行更别说整个身体了。被小静这么一说,我虽然很想马上反驳,但却找不到其它藉口。现在想来,我之所以舍不得语绮,大概是她在公司里从来不和别的男同事勾三搭四的吧,这样的女生现在已经很少见了。小静见我靠在那里不说话,于是也停止了抱怨,有点自责地说:「老公,你生气了」「没有啊,这有什么好生你气的。」「骗人,你生没生气我还看不出吗」我勉强笑了笑。「老公我错了。」其实这个插曲也算不上是谁对谁错,但小静的首先认错让我觉得自己作为男人实在是太小气了,我爱怜地摸了摸她的头.小静靠在我的怀里,调皮地说道:「那,我们继续好不好」小静的身体我十分瞭解,一旦被引动情欲是很难灭下去的,但我此刻已经性趣全无了。「明天吧,我现在好像没什么心情。」「可我现在就要要。都怪你,把人家弄得想要了,现在又说没心情。」「那我也没办法啊!」「哼,我有办法,我们玩游戏。」「不是吧,还来」「厚,还说没生气,这么记仇。」我撇了撇嘴。「放学好了,我们不玩刚才的,这回是你喜欢的。」在我还没想到小静口中的我喜欢的游戏是什么的时候,只见她特别妩媚地看着我说:「小伟,还不快过来」我一听到「小伟」两个字,心里扑腾狂跳了一下,因为小伟这个名字只有小静的妈妈才会这么叫,平时家里人或朋友都叫我大伟。「什么意思啊」我揣着明白装煳涂.「还给我装傻,前几天妈妈洗澡的样子你不是看到了吗」天哪,我现在真的可以确认小静这是在扮演着她的妈妈——我的丈母娘。我努力地咽了口口水,说:「这……这……」「还等什么,你不是一直都想要我吗每次我洗碗的时候,你的眼睛都像是要看穿我的屁股一样。」真没想到自己平时的那点小动作原来都被小静看在眼里.「我……我没有,我只是随便看看。」「随便看看那每次盯着我胸口看个不停,也是随便看看吗」随着对话的进行,我开始渐渐地把小静和她妈妈代入了角色当中,彷彿现在和我说话的就是我的丈母娘,小弟弟也开始起着变化。「好了,今晚小静和她爸爸都不在家,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一切。」「真的可以吗」小静妩媚地笑了笑,把内衣拉低了一点,露出她的北半球来,此情此景我再也忍不住了,扑了上去压住了她。「呵呵呵,这么猴急,今晚我都是你的,你想怎么玩都行。」我粗暴地把小静的内裤脱了下来,头部往里面一拱,舌头就忍不住开始舔弄起来。「嗯~~小伟,用力,你舔得妈妈好舒服,继续,不要停。」我还是第一次这么疯狂地为女人口交,柔软的舌头恨不得变成坚硬的肉棒直接钻到小静的小穴里面去。在我的疯狂口交攻势下,小静终于忍不住了:「我要,给我,给我你的大鸡巴,我要,妈妈要小伟的大鸡巴……」我一看时机差不多了,扶着已经坚硬如铁的大老二对准小静的嫩屄先缓缓地插入一个龟头,等到小静受不了了开始催促起来的时候才一鼓作气一捅到底。「唔~~大鸡巴进来了,小伟的鸡巴进来了,妈妈要飞起来了!动起来,用力操妈妈,别停。」我在床上抱着小静的细腰不断地冲击着她的子宫:「骚货,平时穿得那么骚就是想要勾引我是不是」「是,是,妈妈就是想要勾引自己的女婿。来……来操我,替你爸来操我,别让静雅知道,偷偷玩、偷偷操,妈给我你随便玩。」「什么时候就想着这事的平时还装得那么正经,骚屄水真多。」「啊……啊啊啊……静雅第一次……第一次带你回来的时候人家就想了,这么壮,鸡巴一定很大,想得水都流出来了,你还偷看我。」「我偷看你,你都注意到了,那你也在偷看我喽」「看……看你的鼻子挺不挺,鸡……鸡巴大不大,唔……啊啊~~」「转过来,换个姿势,我要从后面操你,打你的肥屁股。」「妈妈的屁股生来就是给你打的……啊啊~~轻点……轻点……」「爽不爽打你的大屁股,肉真多,喜欢穿丁字裤是不是」「丁字裤喜欢吗那是专门给小伟穿的,就是要小伟好好看我……啊~~用力,对,用力打,嗯……」「妈的,夹得这么紧,差点就射了。」「没关系,射……射出来,都射给妈妈,妈妈要小伟的精液,全都要,越多越好,还要好多好多。」「那怎么行,我要玩你一个晚上,射完了怎么玩」「人家帮你……帮你舔到硬,射完了,妈舔硬了,你再操……再射。」「我去!妈的,这么骚,我岳父都戴了多少帽子了」「很多,非常多,我记不清了。他不知道,我要他头上都是帽子,绿色的。操……操我……「「操这么多了,还这么紧,骚屄是怎么长的」「唔……啊……被我爸静雅的外公操出来的,全都是他操的。」「我操,原来外公才是第一个给我岳父戴帽子的,难怪这基因都遗传了。」「我读初中时就给他操了,屁眼也是他先操的,你岳父都没操过. 」「干!待会儿屁股翘高点,我也要操屁眼。」「不……不行,你的太大了,会裂的,会死掉的。」「我说操就要操,你这只母狗没有权利反对,操!」「那……那要先涂精液润滑一下再操,再慢慢的操,别……别慢下来,用力操,我要……我要来了。」小静的小穴开始越来越频繁地收缩,这是要高潮的前奏,我为了迎接她的第一次高潮开始全力冲刺,大手也一次次落下把她的屁股都搧红了。「啊~~不行,不行了……射出来,全都射给我,我要……我要……」就在小静声嘶力竭的淫叫中,我终于射出了今晚的第一炮精液,还是这么久以来射得最爽的一次。事后我们擦了擦身体,靠在床上。「老公,刚才舒服吗」「超舒服,这么多天最舒服的一次。」「这么多天你还和谁操过!」我一不小心说漏了嘴,差点把自己和语绮的事情说出来,「就是我的好朋友啊!」我比了比自己的左手。「讨厌~~以后你喜欢的话,我天天帮你射出来。」「那我不得被榨成人干了你现在生完孩子看起来欲望不是一般的大啊!」「你不射给我还要射给谁,射给我妈吗」小静略带挑逗地看着我。「老婆,你刚才演得真好,我差点就真的把你当成你妈了。」「就知道你这个流氓对自己的丈母娘没安好心,早就打坏主意了是不是」「是呀,第一次见面我就在想,什么时候能把你们母女两个一起弄上床,玩个母女双飞. 」到了现在,我还有什么好隐瞒的呢!小静用力地捶了我胸口一下:「你真坏~~不过,我喜欢. 你要是能搞定我妈,我没意见。」「你妈我琢磨不透啊,我又不敢乱来,要不,你给出出主意。」「那不行,搞不搞得了看你本事,我不会帮你的,全看你自己了。」心里有些失落,要攻破小静妈妈这座坚城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但我连小静都已经搞定了,不是等于是成功了一半吗我这样安慰和鼓舞着自己。早上一起来就看见小静妈妈在厨房里忙活,我的岳父又跑出去哪儿玩去了。「妈,早。」「早。静雅还没起床吗」「没呢,我让她多睡会,这几天她照顾孩子也挺累的。」虽然大部份时间都是小静妈妈在照顾就是了。「那就让她多睡会,你也要好好休息。最近工作特别忙吧」「我还行。我来帮您吧!」「不用,你坐会儿,马上就好了。」「没事,我来帮您。」小静妈妈正在那里淘米,应该是打算熬粥。「还好静雅嫁给了你,要不然就她那个大小姐的样子谁敢要啊!」「呵呵,其实小静也挺好的,我能娶到她是我的福气。」「就你嘴巴会说话。」就这样,我和丈母娘说说笑笑的弄起了早餐。「妈,您这皮肤是怎么保养的比小静还要好。」我开始试探着出击一下。「哪有啊,都皱成什么样子,还想哄我。」「我是说真的,小静平时也在我面前说您的皮肤好呢!您要是穿上小静的衣服,别人肯定以为您是小静的姐姐呢!」丈母娘被我的半真半假的马屁拍得合不拢嘴地笑着:「你这嘴巴就是甜,比小静爸爸强多了,什么话也不会说,成天往外面跑,没个人影。」「我爸那不是爱好广泛吗」「什么爱好啊,就是不想看见我,整天在外面瞎熘达,也不知道认识些什么狐朋狗友的。」「妈,您也该培养一个爱好,要不待在家里多无聊啊!」虽然只是小小的试探,但已经得到了宝贵的信息,看来我这丈母娘对我这岳父颇有微词,只是现在的我还不好表露出什么来。「我哪有这时间啊,尤其现在孩子出生了,照顾那小傢伙都没时间,我要走了,光靠你和静雅哪忙得过来。」「那咱们可以在家里搞个项目啊,不用出去。就昨天小静还和我说,她要在家里学瑜伽呢,说是要恢复身材,您可以跟她一起锻炼一下身体. 」「瑜伽!我就算了,这一把年纪的,再来就把骨头弄折了。」「那哪能啊,人家印度六十多岁的老太太都学这呢!说是能延缓衰老,对身体好,尤其是女性,学了后对皮肤、身体各方面都特别好。」「是吗这我可还是头一次听说. 」为了忽悠小静妈妈一起学瑜伽,我可算是什么鬼话都说出来了,不过这样的话,谁又会去深究它的正确与否,只要是跟青春有关的,女人一听就控制不住。「我刚好要给小静买那专门的瑜伽服,也给您买一件,到时候您挑一件。」「用不着,你给静雅买就行了。」「用得着。」说完,我和小静妈妈对视了两秒,随即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这句经典的广告词现在应该没多少人知道吧!尽管小静妈妈嘴上说着不需要,但当我把电脑拿到她面前让她挑选瑜伽服的时候,她还是很高兴地挑了起来。女人只要是跟买东西有关的事情就显得特别地专注和较真,小静妈妈拿着平板在那货比三家,而我在一旁看似出谋划策,实则是偷窥春光。「你觉得这件怎么样」「……」「小伟……小伟……」「……啊……啊!哦哦,好……好看。」小静妈妈疑惑地看了看我,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又突然低下头去,尽管她在尽力掩饰着自己内心的兴奋,但我还是能从她那微微翘起的嘴角看出蛛丝马迹来。最后小静妈妈挑了一件特别青春活泼的,换句话说就是露得最多的,我面不改色地按下了购买键,心里却暗爽不已:如果丈母娘穿上这件衣服,那到时候该是有多迷人呢!光是这样想一想,鸡巴都要站起来了。而小静妈妈像是看穿我身体的秘密一样,只是饱含深意地看了我一眼就要起身离开. 因为坐了太久的缘故,她的裙子紧贴着屁股都有些陷入股沟里了。什么!不是吧我看到了什么,小静妈妈好像没有穿内裤!我看小静妈妈那由紧贴屁股的裙子所勾勒出来的曲线能够百分百地肯定,小静妈妈刚才坐在我旁边原来是没有穿内裤,她的两瓣臀肉能够很明显地看出来。在她站起来之后似乎也发现了不妥,赶紧伸手往后面的裙子拉了拉,走的时候还用手有意无意地遮掩着屁股,那模样真是要诱死人了。『等着瞧吧,看我怎么把你搞到手。』我在心里暗暗地起誓。(待续)
设置